關於這三年

踏進職場的時候,從來沒想過會在這裡三年。最近跟朋友分享近況,大家知道我要「離職」,反應頗一致:「終於啦!」然後說著,大家都不約而同地反映他們對於我三年來留守於這個職位感到的驚訝。年少氣盛的我讓全世界,包括我自己,都以為我每幾個月就要轉一次工作 ,然後應該就是消失再告訴大家我到了世界的另一端流浪吧。 Advertisements

美國遊學體驗

從小到大,雖然於香港這個英國殖民地長大,卻抵擋不了強大的美國文化。小學的最愛-麥當勞麥樂雞餐,到中學的Taylor Swift,到大學的Apple產品;美國的薰陶大概跟本土文化不相伯仲,甚至來得更強。生活的每一個角落好像都滲透著美國風味,衣食住行,好像也擺脫不了。這些無處不在的軟文化不驚不覺地形成了刻板印象,甚至因此造成了反感,自己卻從未踏足半步。

台灣實習

機緣巧合下,走到台灣一家新創公司實習一個月。一半時間實習,八分之一跟不同朋友重聚,八分之一遊走台北以外地方,剩餘的四分之一,應該是當半個遊客吧,或是一個吃貨。關於台灣的blog實在多不勝數,自己也是留下記錄,同時希望湊巧讀到這裡的你會覺得有用。寫異地或許有點違背這個平台的宗旨,甚至就變成自己所寫的動不動就出走的香港人。我抱的態度是這樣,寫吃喝玩樂是bonus,既然去了,想跟會覺得有需要的你分享。但真正的總點,在於生活點滴-目睹的人與事。近年大家都一窩蜂的想移居台灣。這個想法沒什麼問題,問題在於大家心目中的台灣,是否真正的台灣?許多朋友,甚至自己都有點盲目地愛上這個地方,這也是來實習的原因之一。這個地方確實有許多可愛的地方,也當然有自己的問題。為何不可以看看別人叻咩衰咩,再將這個後花園搬回自己的家裡?希望在20萬個喜歡台灣的前提下,你也可以用一個住客的眼光觀賞一下這個城市。 台北的生活點滴就分開許多篇故事吧,不定期放送。 老店的餘溫/台灣捷運點滴/西門町塗鴉街/台北的共同工作空間/步道小記/The Big Issue

電影

記得很久以前曾經說過這樣的話: /不知道其他人因為甚麼走進戲院 從來看戲不一定是一種享受 把自己帶到黑盒 是通往另一個世界的通道/ 我還是這樣認為。這個世界要認識的事情太多,有人選擇用旅行用雙腳一步一步親身體驗,有人選擇看著發光的螢幕,也有人喜歡書本的味道。每種媒介所帶來的感受,所帶來的知識截然不同,而電影正正能夠於短時間内帶我們走進另一個世界。好喜歡每次走進這個黑盒,猶如走到另一個國度,完全脫離外面的世界。 這個頁面,記下近期看過的電影和簡短的感想。 設立這一版,大概源自《一個人的電影課題》這篇,特此記錄在案:「近期看到很多很多值得參與的活動,昨晚把心一橫花了很多時間去整理,卻又突然發現今天是香港國際電影節開售的大日子。(幸好有朋友提醒!)香港國際電影節已辦了四十年,每年度也為香港觀眾帶來多元化的選擇。光是今年,電影節並提供了過百部電影/短片/動畫,當中有多場首映,也有演後座談。結果這個晚上花了更多時間細看電影的簡介,選出心儀電影並排好時間表。電影節為期短短兩周,想觀賞的電影的放映時間總會重疊,總要作取捨與安排。最後,一口氣的我買了超過十張票,幾乎電影節每一天也有節目。我覺得有點瘋狂,可是學生票只售25元,提供了莫大的動力。我想把握這個身份,不單是價錢上的優惠,而是這份空閒和自由。我選擇的電影大致能夠分成幾類,而且我亦選了有演後座談的節目。所以我告訴自己,就把這兩星期視作一門學科。電影提供了最好的學習材料,演後座談的嘉賓就如老師。我想每看完一套電影後都寫點感想和反思,串連起來便是這個課題的得著。這一天,為著參與了這個屬於自己的電影課題,有點緊張,也有點期待。」

蒲台島的婆婆

這是蒲台島的婆婆。 下船以後一直走轉左第二間店便能夠找到她。不是轉角那間大招牌又顯眼的,婆婆的店沒有什麼鋪排,好像連舖名也沒有。灰色樸實的石屎屋有毫不起眼的門。更精準而言,只是石屎建築物用作儲物。中間有打通讓人出入,算不上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