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這三年

踏進職場的時候,從來沒想過會在這裡三年。最近跟朋友分享近況,大家知道我要「離職」,反應頗一致:「終於啦!」然後說著,大家都不約而同地反映他們對於我三年來留守於這個職位感到的驚訝。年少氣盛的我讓全世界,包括我自己,都以為我每幾個月就要轉一次工作 ,然後應該就是消失再告訴大家我到了世界的另一端流浪吧。

可是,我一直都在。
畢竟已經三年,不長也不短,值得整合一下當中的體會,工作尚且凌亂,我嘗試整理所見所聞及沿途學到的種種。關於iDiscover的工作,可看看我們的網站

1.年青人的心態
未入職以前,我們在香港策劃的路線都沒有社區夥伴,只有在東南亞的工作需要在地組織的幫忙。當時合作的組織都是相對傳統的保育古蹟倡議及推廣的團體,例如Heritage Trust古蹟基金會轄下的機構,成員多為保育專家和大學教授,當然也因為當時項目打著「keep heritage alive」的旗號。
近兩年,我們每進入一個社區,必定找個志同道合的夥伴,合作的機構的組成上出現兩種變化:香港多了社福機構的夥伴;整體上多了年青人組成的聯盟。舉例,馬尼拉我們有三條路線,在Poblacion我們與關注社區的在地畫廊Pineapple Lab合作,他們本來就自發製作了地區地圖,那一區近幾年有許多年青人進場開啟自己的小店和工作室。在連本地人也不敢拜訪卻歷史悠久的Quiapo,我們與三個組織合作-年輕社企Tralulu想推廣本地人導遊、非牟利組織KKB專注推廣在地文化歷史、負責地標教會復修的機構。到華人區Binondo,我們與這兩年活躍於當地的年青人聊天,他們當中有建築師、設計師、咖啡師、文化推廣、導賞員等,都將辦公室設在這區,想要恢復從前的繁華。回到香港我們開始聯絡上環和灣仔的民間組織,到印尼雅加達我們又找到一班搞導賞、寫故事、開青旅的,到清邁我們的居民小組也是五花八門開酒吧搞環保開咖啡店的。我們發現,對話的團體年輕化

不只是合作團體,連受眾也年輕化。對於iDiscover有興趣的不再是對歷史和文化有興趣又有時間閒逛的退休中年旅客,因著合作組織的變化,我們接觸到在地的年青人,然後欣然發現他們對自己的城市充滿好奇。他們喜歡有質感的手繪地圖,他們更對街角老伯開的祖傳涼茶店有興趣,他們會花時間去探索和了解自己的居住地。這並不是我們成立時的目標,開初iDiscover的受眾只有遊客。可是無論我們身在香港,還是走到馬尼拉、雅加達、澳門、科倫坡、清邁、仰光,我們也找到這樣一個群體:年輕、也許從事創意行業、喜歡旅遊、想要重新認識自己的城市和社區、更覺得自己有責任付出令社區變得更好

2. 老一輩的心態
同一時間,我們接觸到更多守住小店的老闆,也有仍然記得往日種種的老街坊。許多時我們殷切的想要與他們聊天,換來他們的不解和疑惑。「有咩好講呀唔記得啦」「無人想知呢啲啦問嚟做咩」「係咁架啦,社會要變嘛無辦法」。很多時候,他們口頭上跟我們說過去是沒有意義,變遷反映有發展,興建新樓拆舊樓好,手藝都只是生存的方法,亦不想年青人承繼如此辛勞的工作等等。我們聽著總是無奈,然後我們堅持一個問題接另一個問題,才發現我們已經聊了一個小時。他們總是自豪,心底裏總是喜歡從前某些片段,說著辛勞卻看到他們的說起從前的雀躍。總是靜靜地開始一場小組討論,然後他們爭著你一句我一句的我們都要控制場面。總是自己說著某些往事,就哈哈大笑,跟平時我們在街上看到的他們可不一樣。我們總是思考,如何勾起他們這份自豪感,讓他們擁抱自己的身份認同

因著這兩個觀察,我們2017年年頭調整了iDiscover的目標及受眾:
1. 令更多人認識東南亞被忽略的社區以及區內文化歷史故事,並帶他們走入社區,支持當區經濟
2. 令本地人為社區內的文化資產感到自豪,塑造以及加強他們的身份認同及歸屬感

我們著重對外,但我們開始更著重與社區的交流,更多居民小組和街站,刻意舉辦活動讓街坊知道社區裡面有什麼,讓老街坊分享及展示,讓跨區的年青人知道城市有什麼故事。

3. 「社區發展」
我們在香港的合作夥伴變成社福界的NGO,這也是我們沒有預料的,還記得我老闆的詫異,推廣古蹟文化保育又與社工何關?反正,當時夥伴說好,我們就開始了合作。我們與社工有著更多對話和合作的機會, 發現他們都是「社區發展」的團隊,著重的是「資產為本社區發展 Asset-based community development (ABCD) 」。我們接觸的社工們不是只因著問題而出現和協助解決,他們更著重找到社區的資產,發掘社區自身的能力,讓區內的不同持份者連結及發揮其力量,充權,令社區變得柔韌,然後退場讓居民當家作主
iDiscover 製作地圖想要找到居民眼中社區的獨特性,發掘他們認為值得介紹的地方和小店,我們想推廣這些地方-這就是我們眼中的文化保育 。這令我們製作社區地圖的過程恰恰是社工們樂於看見的居民接觸與參與。iDiscover的我們從來沒想過這也可以成為社區發展的一部分。我們發現製作地圖和手機程式變成means過程。這個過程可以令街坊為著過去及自己的本領感到自豪,可以令社區持分者有一個中立的場合見面及討論,從而令他們認識對方, 化解誤會及刻板印象,最後合作;或許是新搬來的外國人或少數族裔或香港人與老街坊,新創意工業與老店與地方政府,什至是不同保育團體之間。這個過程亦做到capacity building,令居民重拾能動力agency,有信心同有能力當家作主,撐起發展社區的責任。
iDiscover因此與社區發展拉上關係。

4. 社區的成熟度
做項目的我們總是衝著走,想要盡快完成,跟居民對話,搜集資料,發佈地圖及手機路線。這兩年我發現,在社區做項目,要真正做到邀請居民參與及理解,到最後願意落力幫忙,要花上好多好多時間和耐性醞釀。每個社區特性不一,有些小組早已習慣共同討論社區事務,居民關心時事,亦希望表達意見出一分力;有些小組要主力關注自身的房屋及福利的權益和爭取;有些社區沒有小組,居民不習慣要聚會;有些社區店主習慣協辦社區活動相當支持。用上同一套思考邏輯卻要擁有無比的彈性,一定要好好觀察社區的狀況。這也是與社工團隊合作的好處,畢竟他們是社區動員的專家,他們了解區內網絡及脈絡。當社區尚未成熟,未準備好一起踏出一步,也許未是時候進入社區。又或者要轉換切入點,此時社區地圖也許就是簡單參與社區的第一步,再退後一步,社區地圖這個成果亦可以是支援新社區成員進入社區的方法。我們發現可以依著社區的需要,一直去調整社區地圖的做法及呈現方式。

5. 商界的心態
發現商家的想法有改變,是我們樂見的改變。從前我們去介紹項目,都被marketing宣傳及推廣的部門接見,他們覺得贊助iDiscover就是買廣告位,著眼點在於這個計劃包多少個他們的標誌,會想地圖上看到自己的超級大物業。他們好少買單,覺得這廣告太貴了。然後我們遇到另一種公司,他們不太介意標誌的大小,覺得算是做一些貢獻社區的事,有些甚至連我們其實推廣什麼也不太清楚,反正是非牟利就支持。我們心想:也好,至少他們想做善事。到後來,我們終於也遇到真心相信及認同項目重要性的公司,他們的物業或餐廳在社區裡,他們看到自身與社區的關係,也想這個社區好。縱然不多,遇到這樣的商家令我們繼續抱著樂觀的心態。
除了社區地圖的項目,我們亦收到更多商界的查詢,主要有幾種:做品牌/物業四周的地圖和故事並介紹區內小店和歷史,舉辦尋寶遊類型的活動讓員工或客人更了解社區的文化,舉辦導賞團。這些項目我們樂見的,他們好像終於明白光宣傳單一品牌/餐廳/酒店等不夠,更要與社區連繫,成為社區的一部分。
工作以外,我也是聽到更多商界的聲音,想要令到每年一式一樣的社會企業責任活動更有意義,更有實際用途又能用到員工的專長。我們逐漸覺得,也許連接商界也是有可能的。

6. 大眾的價值觀
社區持份者、社區組織、商界、以致普羅大眾若然停下來聽聽我們介紹,會有支持我們的聲音,覺得項目有意思有意義。但我們未能夠令大家覺得項目值得,值得大家的時間、金錢,或其他資源。我地永遠都要求,尤其是錢。想要做到一個完全由社區承載的社區地圖項目,其中重要一環是要得到區內公司及居民認同項目以及其成效,繼而付出他們所擁有。我們嘗試了兩次眾籌,其實想試試社區的ecosystem,區內人士出錢出力。兩次的成效不大,一大原因是慣性的急進,幾個月就要大家有興趣、了解、參與並支持,相當困難。我們大概勉強做到頭兩步。希望有日街坊會覺得社區內的事門前的事就是他們的事,店家會覺得支持和協辦理所當然,有能力的街坊和公司會出錢,而產出的地圖、小冊子、展覽、導賞等等是物有所值的。要改變的,是紮根的價值觀-許多事情沒有理所當然,文化不是免費,社區裏擁有的資產(可以是歷史脈絡,可以是社區持份者的造成,可以是社區的人際網絡等等等),也不是免費,有問題要自己解決,社福界的介入也不是理所當然。

7. 無形的隔膜
好記得自己在不同場合問過類似的問題,「既然區內有這麼多熱心的年青藝術家進駐想要為社區舉辦不少項目,為什麼不合作呢?動用他們的能力以及對年青人的號召力啊!」好記得社工朋友給予我的答覆:「試過找他們,發現他們對社區參與的期望始終不同,要兩方面好努力先走到中間點。」我從前總是覺得困惑,兩者都想社區好,為何不可以合作,省下重複的功夫,好好運用大家的專長,這是大家覺得頗天真的想法。
這種事情常出現,社區組織與滿腔熱枕的創意工作者,各專業人士(建築師、設計師、園景設計師、規劃師等),商界政界等隔著距離,說著大家不太懂的語言,其實需要人在當中翻譯。突然間我們會在媒體上看到某公共空間被重新設計,設計美,細問下發現地區組織不知情,設計也許未能符合居民所需。也許社福界做著各種商界好想支持的項目,只是呈現的方法和語言阻礙了進一步合作的空間。更多時某區的藝術家或建築師甚或同行已做了社工同事想在自己區做的,也許是社區設計傢俬、公共空間釋放和活用、導賞、分享資源及能力、共享經濟等,運用的語言及包裝不同及沒有交流下大家都不知道。另一個大家常提及的問題,「專業人士」進場以後,話語權好像也有變化,居民及社工同事會傾向跟著專業人士的想法及意見。
我一直在想,有沒有更好的方法?

8. 社會的契機
有隔膜也有契機。這個領悟來自iDiscover本身,常常在場合遇到朋友他們會說:「到哪兒哪種場合都見到你們!」對,我們常常出現哈哈。因為iDiscover真的好難界定,出身自文化保育的老闆開創的項目,沒想過可以與這麼不同的行業連接。最明顯的例子便是我們曾經獲得的獎項:國泰的有潛力中小企、Walk21的推廣步行的科技、AIA建築學會的honourable mentions、清邁設計週的設計獎、 緬甸的良心旅遊獎responsible tourism,我們得到的基金都是傳統推廣文化和古蹟的,還有許多人一看表面便覺得我們是旅遊項目。這幾年走來,我們發現iDiscover所做的事是社會裡頭好多不同界別所需要及認同的:文化歷史古蹟、旅遊、設計、獨立出版、創意工業、展覽、步行友善、長者友善、社區營造、社區參與及充權。我們開始去想,也許我們的項目的彈性與中立性質正正是打破某些隔膜的契機,所以我們努力了解所有看似跟我們有關的事,也一直抱著開放的態度。

9. 齊來說故事
At the end of the day,一直推動著我們的是每個故事的美,我們覺得有責任將他們一一道出,讓更多人看見。
在台灣聽到這句:「覺得香港人好冷漠,就算他只是站在你面前,你看著他的眼睛,好像跟他距離好遠。」我說我們成長的環境也許訓練我們要好好保護自己,只顧自己的事,安份守己。可這只是我們這一代的習慣,跟老一輩聊天我們總是聽到這句:「落街買餸隔離屋幫手睇住個小朋友」。我在想,也許故事能夠。當我們真正的認識自己的所在地,認識它的歷史脈絡,認識住在旁邊的人。你看到的也許不是好舊的雲吞麵店,而是屹立社區三代每星期要吃一次老闆的孩子是我的同學等等。當我們能夠重新與社區連結,自豪地說一句「我係咩區嘅人」,也許許多事情就不會置身事外。我這樣相信。
香港裡頭有很多人在說故事:社區報、導賞團、真人圖書館、展覽、紀錄片、書籍,讓我們努力記錄,努力連繫。

這三年
所以我一直留下,每個項目有都學到新的,每個社區都因著社區地圖有些微的變化,每個社區都有發亮的人。如果說最重要的體會也許是這個:讓自己給予時間與耐性讓事情醞釀和發酵,社區值得你花時間,都是有血有肉的人和故事,不是紙上的數字。要再努力一點踏出那一步共同走到中間點。
三年來我們嘗試了許多,基本上除了概念和過程的骨幹外,一切都是新的。我自己嘗試了許多想做的,都是當初報這份工是沒預料的。剛畢業自環球經濟,只知道不想要做金融,也沒有能力哈哈,只知道好想重新好好讀書,只知道對城市有興趣。匆匆的開始了第一份工作,想看看這行業長怎麼樣,然後回到學校,或是找間大公司。
沒想到一年又一年的推進,我看到如此如此多,看到城市裏頭各行各業的生態和連繫,三個人或好多時一個人我們走入街頭、新舊小店、村代表、地方政府、政府部門、國際基金、領事、商會、酒店、地產商、大學、民間組織、社福機構、青年中心、教會等等,有時候一停下來,我會驚訝於我們真的走得好深入,走得有點太前,知道得有點太多。我覺得,24歲的我也不能再要求更多,這一切都把眼界開了,開到東南亞各地。一個人真的不容易,可也是獨個兒在外地的晚上,想著要如何把項目做得成,才持續的逼迫自己不致停滯不前。

感激團隊以及各社區夥伴的信任,特別是老闆吧,讓我支著薪水做自己想做的,大家從來沒有把我當成一曉不通的死靚妹,是好多的運氣才能遇上這些團隊,推動我進步,變得更成熟。也是生活的領悟。有時候看看往日中學和大學同學的生活,心裡面總有點納悶,也會偶爾想像自己有天回到那些職場和崗位。工作上遇到的各行各業卻好好的示範生活的多樣性,讓我看到生活其實沒有像小時候被灌輸的那樣狹窄,生活其實沒有腦海裡的框架。

三年,人開始停滯,腦袋開始轉得慢,我覺得是時候轉換崗位。本來大剌剌的要離開這個組織,最後選擇以另一種方式保持連繫。花了點勇氣決定接下來要暫時擺脫全職的包袱,自由身的參與更多不同的項目,想學習更多不同領域在改變社區影響城市的項目,開拓更多與社區組織合作的空間。如何承著那契機連接連繫不同的持份者,更好的運用大家的資源?第一個項目是要走進SparkRaise這個想協助創意行業、社企和NGO的集資眾籌平台,大家有什麼需要資金的項目我們可以聊聊啊!
iDiscover那邊在找適合的新同伴做社區地圖的項目。我們快要成為註冊非牟利機構了,今年想要它做到收支平衡,自己的角色會變成尋找及接收費項目。對,我們是有收費項目的,服務範圍:地方營造 place branding(為品牌製作地圖及手機程式,寫內容及故事,策劃活動及展覽)、文化繪圖 cultural mapping(社區地圖的製作、將來也會推出iDiscover的文化繪圖方法以及中學老師及社區工作者的工具包toolkit、甚至會舉辦訓練讓有興趣的任何組織可以拿著toolkit自己做社區地圖)、社區發展 community development (參與式規劃、居民參與及資訊、任何推廣及教育的工作坊和講座)。詳情可看我們社企網站 ,最近正在更新內容,更新好便有我們過去的項目及客戶作參考。其實,與社區有關連的我們都會有興趣!
大概是這樣,讓城市變得更好的項目我都有興趣,找我玩吧!

風肆意地吹,雀鳥偶爾的叫聲,眼前一排居民的小房子, 好多棕櫚樹和釋迦樹,再遠一點的是太平洋的無邊無際,背後也是無盡的海岸山脈,也許生活只需如此。
-寫於 台東都蘭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